服务电话
行政法律案例

麦柳英诉昭平县人民政府、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乡政府行政纠纷

发布人:覃鹏芳     发布时间:2018-08-16

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17)桂11行初61号
 原告麦柳英,女,1960年1月16日出生,汉族,住钟山县。
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地址:昭平县昭平镇北秀街7号。
法定代表人邓少华,县长。
出庭应诉负责人杨晟,副县长。
委托代理人周喜明,广西汇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法良,昭平县金融办主任。
被告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地址:黄姚镇黄姚街。
法定代表人彭达长,镇长。
委托代理人覃家锋,广西华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叶谋建,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干部。

        原告麦柳英诉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未按约定履行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一案,于2017年5月3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7年6月13日立案后,分别于2017年6月30日、2017年7月1日向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1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麦柳英、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的出庭应诉负责人杨晟、委托代理人周喜明、被告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覃家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因建设桂梧高速公路需要,昭平县人民政府对桂梧高速公路钟马段黄姚连线建设工程项目范围内的房屋进行拆迁。原告麦柳英的房屋属于拆迁的对象。2009年12月7日,昭平县人民政府以“广西水利电力建设集团高速公路公司”、“桂梧高速公路工程建设昭平分指挥部办公室”的名义与原告麦柳英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协议》,确定原告麦柳英被拆迁房屋(不包括被拆迁房屋的土地补偿部分)的货币补偿金额为人民币586078.00元。一次性补偿原告麦柳英搬迁补助费3792元和过渡房补助费l8200元。空调14台拆迁费2600.00元,叁项合计24592.00元,以上共610670.00元。安置原告麦柳英回建房屋的土地面积为224平方米。
        2012年3月7日,昭平县人民政府以“昭平县黄姚旅游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名义为甲方与原告麦柳英为乙方,签订《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书》,确认原告麦柳英被拆迁房屋的建筑面积为758.32平方米,2015年4月29日,昭平县人民政府领导廖志伟、陈明在麦柳英2015年4月23日提出的《补偿申请》确定麦柳英的房屋宅基地未量部分16平方米应当在置换回建地时增加(即原告麦柳英回建房屋的土地面积为224平方米+16平方米=240平方米,被拆迁房屋面积为758.32平方米+16平方米=774.32平方米)。
        2015年6月30日,昭平县人民政府以“昭平县黄姚旅游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名义为甲方与原告麦柳英为乙方,黄姚镇人民政府为丙方,签订《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确认鉴于各种原因,至今(2015年)未能履行2009年12月7日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和2012年3月7日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书》,造成乙方停产停业损失扩大、临时安置延长和建房成本增加,昭平县人民政府、黄姚镇人民政府同意安置地面积为240平方米给乙方麦柳英,并负责协调有关项目业主按原建筑面积(758.32平方米+16平方米)和质量代建好安置房后交付给乙方,乙方退回原已领取的房屋征拆补偿款73万元;甲方丙方交付回建地后,如乙方选择用自己已领取的补偿费按规划要求自行建设,甲方丙方同意给乙方因房屋造价上涨造成成本增加部分的补偿,按原有房屋结构标准与交付回建地时的建房成本的差额进行补偿。建房时间为15个月(从放线开始)。并确认延期履行原协议造成乙方停产停业、安置补助和逾期安置补助等经济损失,三方确认该损失计算至2015年底为97万元。该款在2015年12月31日前付清。2016年以后(含2016年)的安置补助费以8元/月·计,停产停业补偿以9000元/月计。
        2016年7月原告领取土地证后,申请由昭平县人民政府、黄姚镇人民政府代建,未得到答复。8月份原告领取了准建证和规划图纸,要求昭平县人民政府、黄姚镇人民政府代建,也未得到答复。2017年10月27日,原告又与昭平县人民政府协商,昭平县人民政府口头答复由本人自建,补偿物价上涨和过渡补助,停业损失80万元(昭平县人民政府、黄姚镇人民政府未签字)。原告于2017年10月29日开始动工建房,动工后昭平县人民政府提出只补偿l8万元,要求按补偿l8万元签订协议,同时提出其他几户拆迁户可以获得补偿时原告才可以获得补偿,原告不同意昭平县人民政府原来口头同意补偿80万元,最后又要求按补偿18万元签订协议,建房被迫马上停止。2017年3月10日原告向昭平县人民政府申请由政府代建,同样未得到答复。
2017年4月18日,原告再次向昭平县政府提交《关于落实自建回建房的申请》,昭平县政府转黄姚镇人民政府,2017年5月4日,黄姚镇人民政府以《黄姚镇人民政府对麦柳英<关于落实自建回建房的申请>答复意见》,明确“经镇领导班子研究决定,同意由你方自建,其他相关补偿问题建议通过协商或司法途径解决。”到此,昭平县人民政府才明确答复由原告自建回建房。回建房由原告自建,昭平县人民政府、黄姚镇人民政府应当按照2015年6月30日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补偿因“延期履行原协议造成乙方停产停业、安置补助和逾期安置补助等经济损失,2015年12月31日后的安置补助费以8元/月·计,停产停业补偿以9000元/月计。按《广西壮族自治区实施<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细则》第四十七条规定,临时安置补助费,逾期超过6个月以上的按3倍支付。两被告应支付安置补助费合计人民币855094.08元(补偿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16个月)及建房时间15个月共31个月的安置补助费774.32×8元/×31个月×3=576094.08元;停产停业补偿费9000元/月×31个月=279000元);另,原告已领按桂发政法(2009)52号文件领评估补偿款586078元(774.32)与2012年上涨的25%。现要求两被告按政发(2016)2号文件补偿原告物价上涨差额部分为431480元(774.32×1500元/月=1161480元,减去已领取的73万元)。以上两项共计1286574.08元。

        原告向本院提交的证据:证据一、2009年12月7日《房屋拆迁补偿协议》。欲证实因建设桂梧高速公路需要,昭平县人民政府对桂梧高速公路钟马段黄姚连线建设工程项目范围内的房屋进行拆迁。原告麦柳英的房屋属于拆迁的对象。证据二、2012年3月7日《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书》。欲证实昭平县人民政府同意按总房屋征收补偿费586078.00元提高25%,给予原告增补房屋征收费人民币146519.50元。甲方另同意给予补偿乙方:1、搬迁补助费10616.90元;2、临时安置补助费60668.O0元;3、经营停业补偿费40000元;4、房屋前后闲散地及地上附着物均以占地面积47.92按320元/价计补偿费:15334.4元;5、空调拆迁补偿费:14000元;以上总计人民币323216.80元。证据三、2015年6月30日《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欲证实甲方(昭平县人民政府)丙方(黄姚镇人民政府)确定由甲方丙方负责协调有关项目业主按原建筑面积(758.32平方米+16平方米)和质量代建好安置房。如乙方选择用自己已领取的补偿费按规划要求自行建设,甲方丙方同意给乙方因房屋造价上涨造成成本增加部分的补偿,按原有房屋结构标准与交付回建地时的建房成本的差额进行补偿。建房时间为15个月(从放线开始)。因延期履行原协议造成乙方停产停业、安置补助和逾期安置补助等经济损失,三方确认该损失计算至今年(2015年)年底为97万元。2016年以后(含2016年)的安置补助费以8元/月·计,停产停业补偿以9000元/月计。证据四、2017年3月10日麦柳英的《申请报告》。欲证实原告麦柳英多次申请昭平县人民政府解决安置房问题。证据五、《黄姚镇人民政府对麦柳英<关于落实自建回建房的申请>答复意见》。欲证实昭平县人民政府、黄姚镇人民政府一直不予答复是由政府代建还是由原告麦柳英自建,直至2017年5月4日才明确答复同意由原告麦柳英自建。证据六、广西信达友邦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信达房评报字(2009)第831-1号《房屋拆迂补偿估价报告》。欲证实原告拆迁房屋(不包括被拆迁房屋的土地补偿部分)的货币补偿金额为人民币586078.O0元。证据七、昭平县人民政府昭政发(2016]2号《昭平县人民政府关于调整昭平县建设项目征收土地补偿及安置标准的通知》。欲证实昭平县房屋征收补偿标准为1500元/平方米。证据八、2015年4月23日的《补偿申请》。欲证实昭平县人民政府领导确定麦柳英的房屋宅基地未量部分16平方米应当在置换回建地时增加。并证明麦柳英从征收房屋到2015年一直都不落实回建地。证据九、原告麦柳英出具的《麦柳英房屋征收增补具体数据》。欲证实原告房屋被征收,除已领取的550000.O0元,被告实际还应增加补偿款323216.80元。证据十、广西壮族自治区实施《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细则。欲证实原告的安置补助费应按3倍计算。证据十一、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黄政请[2015]71号《关于拨付黄姚镇黄姚街麦柳英房屋安置补助费和停产停业补偿款的请示》。欲证实2016年以后(含2016年)的安置补助费以8元/平方米计,停产停业补偿以9000元/月计。证据十二、昭平县人民政府昭政信访[2014]13号《关于麦柳英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欲证实原告麦柳英多次申请昭平县人民政府解决安置房问题。昭平县人民政府不履行补偿协议,造成乙方停产停业损失扩大、临时安置延长和建房成本增加。证据十三、贺州市人民政府贺政信访(2014]26号《麦柳英信访事项的复查意见》。欲证实原告麦柳英多次申请昭平县人民政府解决安置房问题。昭平县人民政府不履行补偿协议,造成乙方停产停业损失扩大、临时安置延长和建房成本增加。证据十四、昭平县黄姚古镇风景名胜区管理局2014年9月23日《关于麦柳英户信访事项的答复》。欲证实原告麦柳英多次申请昭平县人民政府解决安置房问题。昭平县人民政府不履行补偿协议,造成乙方停产停业损失扩大、临时安置延长和建房成本增加。证据十五、自治区信访局关于对麦柳英同志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欲证实原告麦柳英多次申请昭平县人民政府解决安置房问题。昭平县人民政府不履行补偿协议,造成乙方停产停业损失扩大、临时安置延长和建房成本增加。证据十六、桂发改法规【2009】52号关于公布《广西壮族自治区基础设施重大项目建设用地被征用土地均产值基数标准和拆迁补偿标准》的通告。欲证实原告被征收房屋的补偿标准。证据十七、2017年4月18日关于落实自建回建房的申请。证据十八、2016年8月20日申请报告。证据十七、十八欲证实原告申请自建回建房。证据十九、2017年6月2日通知。欲证实原告回建房由原告自建。证据二十、2016年7月4日关于兑现《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的申请。欲证实原告向被告申请支付补偿费用。
        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辩称:一、原告提出的补偿标准过高,不符合协议约定,且没有依据。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向原告落实回建地是在2016年5月份,原告于2016年6月2日已取得土地证、准建证,其在2016年7月、8月份申请被告代建,未得到回复,此时原告已完全可以自行建设,但一直未及时开工建设。因此从2016年6月份起的时间不应计算补偿。2015年6月30日所签协议中明确“建房时间为15个月(从放线开始)”,只是规定拆迁建房时间,并非要补15个月的过渡补偿、停产停业补偿费。所以过渡补偿、停产停业补偿费应按5个月(即从2016年1月至5月)计算合理,原告要求补31个月的过渡补偿、停产停业补偿费既不符合协议约定,也无依据。按2015年6月30日双方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约定的补偿标准,5个月的安置补助费及停产停业补偿数额为75972.8元。(即774.32×8元/×5个月+9000元/月×5个月)。二、原告提出因房屋造价上涨造成成本增加部分的补偿,被告认为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房屋补偿应按照2009年12月7日所签协议的评估价予以补偿,但由于被告不能及时提供安置地,造成原告因物价上涨的损失。被告在2012年3月7日的补充协议提高了房屋征收补偿费,在2015年6月30日的补充协议里也大幅提高了房屋补偿费。
        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向本院提交的证据:证据一、2009年12月7日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欲证实被告与原告与原告达成协议,就原告的房屋补偿、停产停业损失进行了补偿。证据二、2012年3月7日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书。欲证实回建地没有及时交付原告,就物价上涨等与原告达成补偿协议。证据三、2015年6月30日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书。欲证实被告与原告达成无法及时交付土地的补偿协议。证据四、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证实落实给原告的回建地已经得到规划许可。证据五、土地使用权证。证实回建地安排给原告后办理了土地使用权证。
        被告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辩称:一、黄姚镇人民政府只是协助昭平县人民政府做征地补偿工作,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二、本案不应当是行政诉讼案件,应当是合同纠纷案件。本案原告请求赔偿延迟安置建房土地的“安置费”、停业停产损失费赔偿、物价上涨建房差价款,是合同的内容,不具有法院审查政府行为“合法性”的特征,因此不是行政诉讼的管辖范围。三、原告提出的过渡安置补偿过高,且无依据。拆迁临时安置补助费是对被拆迁人或者房屋承租人因另寻住房需要搬迁安置所受损失或者增加费用的补偿。安置的补偿费,是按实际损失补偿的,建议按实际的安置费补偿给原告。原告于2016年6月2日己领取昭国用(2016)第0255土地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从此时起,原告就可以建房了,不存在2016年6月至2017年4月共ll个月延期安置补助的问题,要补偿的,是5个月。停业停产也应按5个月计。2015年6月30日《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中的“建房时间为l5个月(从放线开始)”是拆迁建房时间,并非还要补偿15个月。原告参照昭政发(2016)2号文件计算物价上涨的差额,无法律依据,与约定不符合。不应支持。
        被告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向本院提交的证据:证据一、《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欲证实2009年l2月7日广西水利电力建设集团高速公路公司为拆迁人,与麦柳英为被拆迁户,签订了拆迁补偿协议。证据二、《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书》:欲证实2012年3月7日,以昭平县黄姚旅游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为甲方,麦柳英为乙方,签订协议。除按2009年12月7日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书确定的数额外,另补偿原告323216.8元。证据三、《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书》,欲证实2015年6月30日,以昭平县黄姚古镇风景名胜区管理局为甲方,麦柳英为乙方,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为丙方签订了协议。
经庭审质证,各方当事人对证据的质证意见如下:

        对原告的证据,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和黄姚镇人民政府的质证意见:对证据一、二、三、六、十九无异议。对证据四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被告没有同意原告的申请。证据五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在答复前已口头答复原告其有权自建房屋。证据七与本案无关。证据八的真实性无异议,原告相应的申请与被告达成协议。证据九的数额是证据二中达成协议的数额,以证据二的数额为准。证据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与本案无关。证据十七、十八、二十是原告自行提交的报告,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对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的证据,原告、被告黄姚镇人民政府均无异议。
        对被告黄姚镇人民政府的证据,原告、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均无异议。
        本院对上述证据认证如下:
        对原告的证据:证据一、二、三、六、十九,各当事人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证据四证实原告就拆迁补偿问题向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提交了书面申请。证据五证实被告黄姚镇人民政府对原告的建房申请进行了答复。证据八各当事人对真实性无异议。证据十一证实被告黄姚镇人民政府向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请示拨付原告安置补偿费和停产停业补偿款。证据十二证实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对原告的请示进行了答复。证据十三证实贺州市人民政府对原告的信访进行了答复。证据十四证实昭平县黄姚古镇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对原告的信访进行了答复。证据十五证实自治区信访局对原告的信访不予受理。证据四、五、八、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本院予以确认。证据七证实2016年1月1日之后,昭平县人民政府征收土地补偿及安置标准,与本案无关。证据九无证据来源,证据十为法规条文,不作为证据。证据十七、十八、二十是原告自行书写的申请。证据七、九、十七、十八、二十,本院不予确认。
        对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和黄姚镇人民政府的证据,各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因建设高速公路的需要,需对昭平县黄姚镇新街桂梧高速公路钟马黄姚连线建设工程项目范围内的房屋拆迁。2009年12月7日,原告麦柳英与广西水利电力建设集团高速公路公司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协议》。该协议约定,原告位于黄姚镇新街的房屋被拆迁。房屋价值按广西信达友邦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信达房评报字(2009)第831-1号《房屋拆迁补偿估价报告》评估,为586078.00元(不包括土地补偿部分)。搬迁补助费、过渡房补助费、空调拆迁费三项合计共24592.00元。调换给原告的回建房用地面积不小于被拆迁房屋用地面积。签订该协议后,原告搬出被拆迁房屋,并领取补偿款550000元。因未落实回建地,2012年3月7日,昭平县黄姚旅游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甲方)与原告(乙方)签订《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一、原告被拆迁房屋的建筑面积为758.32平方米。二、在乙方原已领取部分房屋征收补偿款(550000元)的基础上,甲方同意按总房屋征收补偿费586078元提高25%,给予乙方增补房屋征收费146519.50元。三、剩余房屋征收补偿款36078元。四、甲方另同意补偿给乙方:搬迁补助费10616.90元;2、临时安置补助费60668元;3、经营停业补偿费40000元;4、房屋前后闲散地及地上附着物补偿费15334.4元;5、空调拆迁补偿费14000元。签订补充协议后,原告领取上述补偿款共323216.80元。原告领取上述协议约定的补偿款后,仍未得到回建地。2015年6月30日,就原告被拆迁的房屋补偿及回建地问题,昭平县黄姚古镇风景名胜区管理局(甲方)、原告(乙方)、黄姚镇人民政府(丙方)三方签订《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协议第一条约定乙方同意待黄姚新镇(含东街文化街)项目规划评审通过后由甲方丙方根据规划进行安置,安置土地面积为240平方米……。第二条约定由甲方丙方负责协调有关项目业主按原建筑面积(758.32平方米+16平方米)和质量代建好安置房(装修标准按原评估报告所列材料,若乙方提高装修标准,差价由乙方负责)后交付给乙方,乙方退回原已领取的房屋征拆补偿款73万元,若代建安置房面积有增减,增减部分按设计施工成本价补差。甲方丙方交付回建地后,如乙方选择用自己已领取的补偿费按规划要求自行建设,甲方丙方同意给乙方因房屋造价上涨造成成本增加部分的补偿,按原有房屋结构标准与交付回建地时的建房成本的差额进行补偿。建房时间为15个月(从放线开始)。此条款协议内容,等落实回建地后再具体以补偿协议明确。第三条约定延期履行原协议造成乙方停产停业、安置补助和逾期安置补助等经济损失,三方确认该损失计算至2015年年底为97万元。第四条约定在签订本协议后一个月内由甲方支付50万元损失款给乙方,余下的47万元在2015年12月31日前付清。2016年(含2016年)的安置补助费以8元/月·计,停产停业补偿以9000元/月计。第五条……。签订协议后,原告领取补偿款970000元。2016年7月原告领取回建地的土地证和准建证。2016年11月原告自行建房,现仍未竣工。2017年5月31日,原告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认为两被告未按约定履行《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请求判令两被告支付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及建房时间15个月共31个月的安置补助费192031.36元。停产停业补偿31个月279000元。本人自建回建房造成的物价上涨差额部分431480元。合计902511.36元。诉讼过程中,原告变更诉讼请求,请求两被告支付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及建房时间15个月共31个月的安置补助费576094.08元,停产停业补偿279000元,本人自建回建房上涨差额431480元。合计1286574.08元。
        另查明,上述房屋拆迁行为由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实施。被告黄姚镇人民政府协助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进行拆迁工作。
        本院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下列诉讼:……(十一)认为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未按照约定履行或者违法变更、解除政府特许经营协议、土地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等协议的”。本案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书》、《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是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为实现公共利益,在其法定职责范围内与原告协商签订的房屋拆迁补偿协议,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被告昭平县黄姚镇人民政府认为本案不属行政诉讼受案范围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在其行政区域范围内具有作出房屋征收补偿决定的法定职权,是本案的适格被告。被告黄姚镇人民政府在征收过程中,依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的指示起协助作用,应当履行其在协议中约定的义务。本案《房屋拆迁补偿协议》、《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书》、《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的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应按协议约定履行。上述协议明确约定的房屋拆迁补偿款及结算至2015年12月31日的各项损失共1843216.8元,原告已领取。《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第四条约定,2016年以后(含2016年)的安置补偿费以8元/月·计,停产停业补偿以9000元/月计,未明确约定计算截止的时间。对于双方约定不明的2016年以后(含2016年)的安置补偿费及停产停业补偿,不属于本案行政协议的审查范围,原告与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可另行协商解决。《房屋拆迁补偿补充协议》第二条约定,原告回建房的建设及建房时间等事项,待落实回建地后再具体以补充协议明确。且本案中,原告的回建房还未竣工,因此,原告请求的自建回建房造成的物价上涨差额的请求,应按协议第二条约定由原、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双方另行协商解决。综上,被诉行政协议明确约定应当支付的补偿费,原告已全部领取,回建地已经交付,协议明确约定部分已履行完毕;协议未明确约定或者有争议部分,双方可另行协商解决。诉讼中被告提出的方案,原告不同意,即使双方达成了新的协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的规定,也不属于本案审查的被诉行政协议的范围,因此,原告请求被告昭平县人民政府支付2016年1月至2017年4月及建房时间15个月共31个月的安置补偿费、停产停业补偿费以及建房物价上涨差额属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并依法予以驳回。
        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麦柳英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麦柳英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如上诉的,应当在提交上诉状时起至上诉期满后七日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50元(户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南宁市万象支行;账号:20×××77)。双方当事人都提起上诉的,分别预交。如逾期不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又未提出司法救助申请,或者申请司法救助未获批准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黎之燕
审 判 员  徐文坚
人民陪审员  江丽君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五日
书 记 员  钟 恺
上一篇:昭平狼狗拆迁案二审结束,建设局违法拆迁成定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