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电话
刑事法律案例

原贺州交通局副局长李璟鹏受贿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

发布人:中国法律策划网     发布时间:2018-11-11
      编者语:近十年,贺州官场地震不断,贺州市委书记、副书记、副市长及各局领导不断有人落马,所不同的是有些是调任后被查,有些是在任出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贺州这个在广西不算发达的地级市官员频繁出事?很多人都希望有人给出答案。2017年开始,由青年法学家、中国法律策划中心主任覃鹏芳先生带队,成立专门课题组,对全国各地官员的犯罪轧迹、犯罪心理、犯罪环境、犯罪经过和犯罪手法进行研究,找出他们犯罪的特点与共性,以便为以后反腐倡廉工作提供经验和指导(希望有关机构或个人给我们提供更多有效的资料和研究线索)。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3)桂刑经终字第11号
原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璟鹏,原任贺州市交通运输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调研员。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2年4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月2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贺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欧海燕,广西灵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贺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璟鹏犯受贿罪一案,于二O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作出(2012)贺刑初字第3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璟鹏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26日在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查员程睿、陆青柏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李璟鹏及其辩护人欧海燕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04年3月至2011年7月期间,被告人李璟鹏利用其担任贺州市建设规划委员会副主任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分16起,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21.5395万元。具体分述如下:
1.2005年至2010年间,被告人李璟鹏12次收受贺州市广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责人陈纪普所送现金合计20万元,为该公司在广厦信用小区等项目报建、工程质量监督等方面提供方便。
2.2007年至2009年间,被告人李璟鹏8次收受贺州市临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莫成郁所送现金合计7.6万元,为该公司在远东国际城房地产开发项目的报建、工程质量监督等方面提供方便。
3.2010年至2011年间,被告人李璟鹏2次收受贺州市金旗市场董事长陆金生所送财物合计价值6.08万元,为该公司在金旗市场项目开发过程中提供方便。
4.2005年的一天晚上,被告人李璟鹏在贺州广场附近街道收受贺州市广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伍雄所送现金20万元,为该公司在新时代项目主体建设过程中提供方便。
5.2010年,被告人李璟鹏2次收受贺州市金泰粮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滨所送现金共3万元,为该公司向阳花园、桂东香港商贸城等项目的报建、工程质量监督等方面提供方便。
6.2005年至2011年期间,被告人李璟鹏7次收受贺州市建筑设计院副院长黄毅、石远征所送现金共6.1万元,为该设计院技术把关、方案审核等方面提供便利。
7.2010年至2011年,被告人李璟鹏2次收受贺州市鸿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良涛所送现金共1.6万元,为该公司的德兴花园工程项目在报建、工程质量监管等方面提供方便。
8.2009年至2010年间,被告人李璟鹏4次收受贺州市桂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彭建华所送现金共2万元,为该公司的光明花园建设项目在报建、工程质量监管等方面提供方便。
9.2009至2010年间,被告人李璟鹏2次收受贺州市天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志敏所送现金共2万元,为该公司在天利花园项目的报建、工程质量监管等方面提供方便。
10.2002年至2009年春节、中秋节期间,被告人李璟鹏分15次收受贺州市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黄畅所送现金、购物卡合计3.1万元,为该公司恒泰花园的建设项目在工程报建、工程质量监管等方面提供方便。
11.2004至2005年间,被告人李璟鹏2次收受贺州市联盛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张振辉所送现金共计6600元,为其在工程质量监管等方面提供便利。
12.被告人李璟鹏于2007年6、7月份到桂林游玩期间,在其入住的桂林市民航酒店房间内收受广西大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志军所送现金4000元,为该公司在工程报建、工程质量监管等方面提供方便。
13.2009年左右,李璟鹏想在贺州市中华园小区购买一栋别墅,找到开发商贺州市鸿粤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焯伟,朱焯伟让李璟鹏选定房子后再细谈具体优惠事宜。李璟鹏选定了中华园公爵一街第3号别墅后告诉了朱焯伟,2011年5月,朱焯伟通知李璟鹏到其公司签订购房合同,在朱焯伟的办公室里,李璟鹏提出可以用现金一次性交纳购房款,但要朱焯伟在房款上实际优惠给他,朱焯伟遂同意李璟鹏交现���65万元后将价值101.9995万元中华园公爵一街第3号别墅出售给李璟鹏。2011年5月25日,李璟鹏以其母亲罗兰珍的名字与贺州市鸿粤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商品房购买合同。2012年2、3月份左右,李璟鹏分四次将65万元现金交给该公司销售部经理邓秉华,邓秉华收款后,根据朱焯伟的指示,开具了一张金额为101.9995万元的售房发票给李璟鹏。扣除已付现金,李璟鹏以低价购房的形式非法收受朱焯伟财物36.9995万元,为该公司工程竣工验收等方面提供方便。
14.2005至2008年间,被告人李璟鹏4次收受贺州市蓝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启星所送现金共1万元,为该公司在项目报建、工程建设、竣工验收等方面提供方便。
15.2005年中秋节前夕,被告人李璟鹏应广西绿谷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嘉龙之约到贺州市国际酒店旁见面,在其本人车上收受了李嘉龙所送的现金10万元,为该公司在贺州市建设大道改造工程中的项目推进和质量安全以及竣工验收等方面提供方便。
16.被告人李璟鹏于2010、2011年春节前夕,2次收受贺州市和兴建筑工程安装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陈强生所送购物卡价值合计1万元,为该公司在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等方面提供方便。
原判分项列述了经庭审质证属实的证明上述事实的有关证据。
原判认为,被告人李璟鹏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款物折合121.5395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李璟鹏主动供述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同种较重犯罪事实,应当从轻处罚。李璟鹏归案后认罪态度好,并已退出赃款33.2万元,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李璟鹏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30万元;被告人李璟鹏退出的赃款人民币332000元,予以没收,由暂扣机关贺州市人民检察院上缴国库;继续追缴被告人李璟鹏受贿所得赃款人民币883395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李璟鹏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
1.其收受陈纪普的20万元没有职务之便,也没有为陈纪普谋取利益,不构成受贿罪。
2.其为建筑设计院的顾问,收受贺州市建筑设计院6.1万元不应认定为受贿。
3.恒泰公司的恒泰花园项目2003年就已开工建设,其2004年才到住建委工作,恒泰公司从2002年到2009年过年、过节都送给住建委所有班子成员红包,收受黄畅所送的3.1万元不是受贿。
4.一审认定其购买中华园公爵一街3号别墅是明显低于市场价受贿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所支付的65万元不包括税费,而公��出售价101万元,是含税费的;案卷没有朱焯伟的证言,也没有其为朱焯伟及其公司谋取利益的证据,认定为受贿的证据不充分。
5.其有自首情节,应减轻处罚,原判量刑过重。
二审期间,辩护人向法庭提供了下列证据:
1.贺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贺州市规划审批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纪要的通知》。以证明贺州市广厦信用小区的规划设计方案,是贺州市规划审批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后报贺州市人民政府审批的。
2.广厦信用小区13#住宅楼方案。以证明该设计方案虽然有上诉人李璟鹏的签名,但李璟鹏签字的内容是“同意规划科的意见,建议呈廖主任审批”,最后审批的是贺州市人民政府毛绍烈市长。
3.贺政发(2008)50号、(2009)19号《关于调整充实贺州市城市规划审批委员会成员的通知》。以证明贺州市城市规划审批委员会的职责是全市城���规划的议事机构,实行不定期会议制度,形成决议和意见。
4.2000年8月4日陈玉平(又名陈纪普)出具的收条、2005年10月28日陈纪普出具的收条。以证明陈纪普共收取了李璟鹏夫妇商业铺面定金15万元,双方有债权债务关系。
5.贺州市建筑设计院2004年至2010年聘请李璟鹏担任技术顾问的聘任书。以证明李璟鹏是贺州市建筑设计院聘请的技术顾问,收取的6.1万元是劳务费而非受贿款。
6.罗奇购房合同一份。以证明贺州市鸿粤公司2007年3月20日出售给罗奇的中华园一期房子,单价为2505.09元/平方米,面积235.52平方米,售价为59万元,李璟鹏购房价格是参照一期的价格,是市场正常价格。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是: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建议驳回上诉,��持原判。
二审期间,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向法庭提供了以下证据:
1.证人陈某某证言。以证实其在之前的证言都是真实的,其送20万元给李璟鹏,主要是因为李璟鹏的职务关系,因其开发的地产项目规划、报建都需要李璟鹏的协调,李璟鹏为其工程项目顺利开展提供了帮助,为感谢李璟鹏的关照才送的钱。在购买铺面问题上与李璟鹏的妻子徐佩有债权债务关系,但因第一次购买的铺面办不了房产证,5万元已退回给徐佩,没有向徐佩拿回收据;第二次购买的铺面需要38万元,徐佩只交了10万元,所以铺面一直没有交付,双方从未商量过利息问题,其也没有归还该10万元,所送的20万元与徐佩的收条没有任何关系。
2.贺州市医药公司经济适用房小区8#、9#楼方案及证人冯彪证言。以证实该楼盘为贺州市大众房地产公司承建,李璟鹏于2008年7月9日签字同意呈报,���贺州市大众房地产公司谋取了利益。
3.贺州市香港城项目规划设计方案图。以证实李璟鹏于2008年7月9日签字同意呈报,李璟鹏为贺州市和兴建筑安装有限责任公司谋取了利益。
4.贺州市建东大厦的相关报建手续及贺州市人民检察院贺检技鉴文(2013)第04号文件检验鉴定意见书。以证实李璟鹏于2005年9月30日,在建东大厦规划总平面图上审批签字同意该方案实施,为贺州市蓝天房地产开发公司谋取了利益。
针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证据及相关法律规定,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关于本案的证据问题。一审判决列举了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并经庭审举证、质证,上诉人李璟鹏及其辩护人、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二审期间检、辩双方提供的证据,经审查,辩护人提供的前三份证据材料与一��确认的证据并无矛盾,检察机关对其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辩护人提供的第四份证据材料,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没有关联,不能作为本案证据使用;辩护人提供的第五份证据材料,无文件提供人的签名或盖章,证据收集程序不合法,同时与证人证言、李璟鹏相关侦查阶段的供述矛盾,不能作为本案证据使用;辩护人提供的第六份证据材料,没有提供原件核对,没有合同持有人的签名或盖章,证据收集程序不合法,罗奇与李璟鹏购买的不是同一期房屋,结合李璟鹏在侦查阶段的供述、证人邓秉华的证言及购房相关书证,不能以此认定李璟鹏低价购房行为的合法性,该材料不能作为本案的证据使用;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提供的证据来源合法,鉴定程序合法,上诉人及其辩护人对证据的来源及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2.关于李璟鹏及其辩护人提出其收受陈纪普20万元不构成受贿的问题。经查,李璟鹏时任贺州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副主任,同时担任贺州市城市规划审批委员会下设专业审查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副主任,虽然规划审批的最终决定权在贺州市规划审批委员会,但李璟鹏在其中负责呈报审批,其签字同意呈报亦是审批程序的重要一环,广厦信用小区1—21#楼的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均经李璟鹏签字审批,李璟鹏不仅在广厦信用小区的规划审批上有一定的职权,在办理工程规划许可证上还有审批职权,有职务上的便利。陈纪普证实其送钱给李璟鹏,是因为其工程业务要经李璟鹏审批,希望在审批上得到李璟鹏的帮助,与李璟鹏在侦查阶段的供述相吻合。李璟鹏收受的财物与其利用职务便利为陈纪普谋取利益相关联,利用权钱交易的方式抵销债权债务没有法律依据,不能以此证明李璟鹏收受陈纪普财物的合法性。该部分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3.关于李璟鹏及其辩护人提出其收受贺州市建筑设计院6.1万元不构成受贿的问题。经查,证人石远征、黄毅证言证实贺州市建筑设计院是建设规划委员会的二层机构,设计院设计的施工图纸要报主管部门审批方能办理施工许可证,李璟鹏是建规委领导,又曾分管设计院,对其单位工作有一定的审批权和影响力,为方便单位工作而送钱给李璟鹏,同时感谢其在技术设计方案上的把关。该证言与李璟鹏的任命文件、贺州市建设与规划委员会关于领导分工的通知等文件相印证,与李璟鹏的有罪供述相吻合。辩护人提供的李璟鹏的聘任书取证程序不合法,且无其他证据印证,不能确认李璟鹏受聘担任贺州市建筑设计院技术顾问。该部分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4.关于李璟鹏���其辩护人提出其收受黄畅3.1万元不构成受贿的问题。经查,李璟鹏于2001年7月9日被任命为贺州地区行署建设局副局长,2002年11月25日被任命为贺州市建设与规划委员会副主任,2003年4月14日被任命为贺州市市政管理局副局长,2004年3月23日被任命为贺州市建设与规划委员会副主任至2011年7月3日。贺州市建设与规划委员会除主管城市建设与规划工作外,还负有城市执法监察、工程质量、安全生产等监管职责,黄畅的公司业务与李璟鹏的职权职务存在直接的制约关系。黄畅证实其送钱给李璟鹏是因为其职务关系,希望工作上能得到李璟鹏的关照,与李璟鹏供认的其职权范围以及黄畅为了单位在开发地产建设过程中让其多关照送钱给其的供述相吻合。辩护人提出李璟鹏在2004年才任建设规划委员会副主任与查明事实不符。李璟鹏曾于2003年4月14日至2004年3月23日调任贺州市市政���理局副局长,期间2次收受黄畅4000元,之后又调回到建设规划委员会副主任的岗位上,继续地为黄畅公司谋取利益。黄畅不断送给李璟鹏好处费与李璟鹏持续地为黄畅公司谋取利益密切关联,该4000元不应从其收受黄畅好处费的总额中扣除。该部分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5.关于李璟鹏及其辩护人提出其低价购买中华园二期房产不构成受贿的问题。经查,贺州市鸿粤公司收到李璟鹏65万元的购房款,按1019995元的市场价格给李璟鹏出具购房发票,证人邓秉华已当李璟鹏的面将65万元的收据撕毁,李璟鹏按票面价格申报交纳了契税,完成房屋所有权交易确认。该起犯罪事实是在办案机关未掌握的情况下,李璟鹏主动供述的,李璟鹏承认其得以低价买房是因其职务原因,其对朱焯伟开发的中华园小区楼盘的后续质量和安全方面有监督管理权,朱焯伟有求于他。办案机关后提取到证人邓秉华的证言及李璟鹏审批的贺州市鸿粤公司承建的“中华园”住宅小区第二期工程相关审批书证、贺州市建设与规划委员会关于领导分工的通知等文件,印证了李璟鹏的供述。李璟鹏上诉提出65万元是不含税的价格,但迄今除依法交纳购房契税外,李璟鹏并不承担其他税费,其也未能说明其应当为开发商交纳的税费名称和交纳时间,该辩解理由无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65万元的价格购买101万多元的房产,相当于6.5折的折扣不符合房地产行业的行规,也不是该公司事先公布的针对不特定人的优惠政策,虽然没有朱焯伟的证言,但证人证言、相关书证及李璟鹏的证言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李璟鹏利用职务便利为贺州市鸿粤公司谋取利益。该部分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璟鹏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折合121.5395万元,其行为构成受贿罪。李璟鹏举报他人犯罪的线索,现无法查实,不能认定有立功表现。李璟鹏是在办案机关已掌握其部分受贿犯罪线索的情况下,才供述全部犯罪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的规定,不能认定为自首,但其主动供述了大部分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同种较重犯罪事实,应当从轻处罚。李璟鹏归案后退出部分赃款,可酌情从轻处罚。对于李璟鹏的量刑情节,一审已充分考虑并在量刑时予以体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法律适用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根据李璟鹏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判处李璟鹏有期徒刑十二年,罪罚相当,应当予以维持。上诉人及辩护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的意见正确,应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权 彤
代理审判员  梁春松
代理审判员  张晓伶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兰又臻
上一篇:陈纪普行贿贺州市长毛绍烈被判三年
下一篇:原贺州市人民政府秘书长科长胡钧受贿获刑四年